东北网
首页黑龙江民生国内社会娱乐评论购风尚
视频东北网视专题国际法制体育理论龙E邮
生活健康医药餐饮食品汽车房产旅游动漫手机IT龙文化
教育龙版网博览寒地知青金融企业经贸彩信北大荒
时尚家装
论坛博客
报料热线
哈尔滨齐齐哈尔牡丹江佳木斯大庆鸡西双鸭山伊春七台河鹤岗绥化黑河大兴安岭
来源: 凤凰网
盲女杀人事件:仇恨从挖眼开始 以杀夫终结
订东北网彩信手机报,移动发KTDBW到10658333,联通发DBWY到1065566600,电信发DBWY到10628999。 东北网手机版

  图吴小翔

 

  杨希和第二任丈夫的家图吴小翔

 

  原标题:盲女杀人事件:仇恨从挖眼开始,以杀夫终结

  如果不仔细观察,你很难发现杨希(化名)是个盲人。

  她时髦,好看,一张巴掌脸隐藏在波波头和大墨镜之后。说话时,她会笑盈盈地把脸转向你,像在盯着你看。

  只有当阳光强烈时,才能发现墨镜后的空洞。两只眼睛被挖掉之后,她没有装义眼。时间久了,眼睛周围一点点塌了下去。她说话的时候,额头最下方像埋伏了一层翅膀,窸窸窣窣地上上下下。

  杨希害怕这无法控制的抖动,同样无法控制的,还有干枯萎缩的眼眶里随时会出现的分泌物。她不得不经常把手伸进墨镜里擦,这是一个爱美女人的尴尬时刻。

  她已经很久都没有流过眼泪了。随着眼睛的离去,眼泪也渐渐消失了。她可以平静地说起19岁时,订婚的男友怎么挖了自己的双眼。26岁时,她如何用斧头砍死了对她家暴的第二任丈夫。

  这个爱美爱笑的女人的命运,在不同男人手中传递,一路下沉到越来越深的黑暗之中。

  每日人物(ID:meirirenwu)杨宝璐发自陕西

   17岁出门远行

  3月14日,在温州做了半年多的盲人按摩之后,杨希决定回家了。

  从温州到西安,火车要坐33个小时。她尽量不吃饭不喝水,免得上厕所——再没有什么比一个盲人穿过人流在火车上去厕所更麻烦的事了。

  火车轻微持续的晃动让她昏昏欲睡。正是陕西油菜花开的季节,山上一抹抹明晃晃的鲜黄色,是她对颜色最长久的记忆。

  17岁那年,她第一次出门远行,也是油菜花开的时候。她坐在哐哐当当的绿皮车上,一路在窗边看着风景到了广州,有了一段逃离的时光。

  她的童年并不快乐。住在西乡高川镇深山坳里,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姐姐的她被剥夺了上学的权利。她至今记得,每次同龄孩子上学回来,她会去翻他们的书包,不认字,就看书上的娃娃。

  母亲曾经劝过,父亲丢了一句,女娃笨乎乎的,上啥学。闹就打。打到10岁,她不闹了,太晚了。喂猪,采茶,是她的日常生活。

  但实际上,杨希是村子里最巧的采茶姑娘,别人一天挣3块钱,她能挣5块。她的漂亮也让人印象深刻。至今山脚下的裁缝还记得她穿着一件红色棉坎肩的样子,“真是好看”。

  她爱美,在广州打工的时候,曾经花一个月的工资买了相机,一有时间就去公园照相。她有了支配金钱的自由,发了工资总是乱买东西,10块钱3盘的磁带不知道买了多少。像是弥补童年的缺憾,她还喜欢买洋娃娃、玩具这样孩子气的东西,到年底的时候,也没有攒下来钱,连回家过年的路费还是父母寄来的。

  即便这样,今年36岁的杨希从不怀疑,在广州的那一年,是她人生中最美好的一段时光了。

  最后的红色

  杨希14岁的时候就有人上门提亲。她是个泼辣姑娘,直接问到媒人脸上,你们是不是太穷了,想赚我这份钱。

  拖到了17岁,母亲给她订了一个外人看来还不错的亲事。未婚夫曹洪平,采石场的工人,人看起来老实厚道,父亲又是村支书。曹洪平一眼就看中了杨希。

  杨希有时候也会想,如果两个人当年安安稳稳地结了婚,现在的她也是一个普通的妻子和母亲,在山里过着平静的生活。

  她不明白自己不想早结婚有什么错。

  订婚后,曹母摆出了架子。考她会不会做鞋,不会要到家里学。杨希是个急脾气,纳鞋底手上扎了两个眼,不肯再学。杨希觉得自己是新一代的人,“现在谁不买鞋穿”。还没进门就有了婆媳矛盾,杨希更抗拒结婚。

  这么僵持着,直到那天出了事。

  1999年的4月19号,杨希清楚地记得这个日子。当时她在茶园采茶,最后一次在阳光下看到绿到几乎透明的茶的新芽。

  杨希至今怕血。在新闻里一听到车祸或者死人,只要跟血沾边,她都会感到一阵酥麻从脚跟蔓延上来,像蚂蚁顺着腿往上爬。红色,是她最后看到的色彩。

  因为口角,男朋友曹洪平毫无征兆地把她摔在地上,徒手抠出了她的眼睛。

  “血一下子涌出来,感觉脸上全成了窟窿,我想喊,一张嘴,嘴里全是血,一口口喷在他身上。我什么都看不见了。他拼命拽我的眼珠,拽不断,就用钥匙割断了我眼球上的筋。不疼,我真的不觉得疼,整个人是木的。我一直想快完了吧,快完了吧。我就想能逃出一条命来。”

  血把周围的土地都浸红了。曹洪平跑了。他提着挖出来的两只眼睛去自首。自首前他去河边洗了手,把两只眼睛也在水里过了一遍。

  杨希被抛在黑暗里,她躺在地上,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她能发出声音,一个本家侄子听到呼救,跌跌撞撞地叫来了她的母亲。

  母亲周欣芳永远忘不了那一幕:杨希长长的头发盖在脸上,她拨开来,看到了流血的眼眶。

  周欣芳把女儿背下了茶园。茶园高高低低,深一脚浅一脚。她记得,杨希在她背上不停地哭。她说你莫哭,你哭我都没力气背了。杨希不哭了。一路沉默着,母女两人下了山。

  恨他?他都死了

  时隔多年,杨希已经记不起曹洪平的样子了。两个人相处的时候,她不觉得他是个坏人。有时候也挺温柔的,就是有点内向和小心眼。她只是觉得自己还小,不知道爱情是什么。

  曹洪平村里的人至今还记得杨希。这姑娘又好看又聪明。相比之下,曹洪平就普通多了,只能说老实和气。他总是跟在杨希身边,村里人都能看出他对她的喜欢。

  没有人想到曹洪平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杨希的代理律师周霞说,曹洪平去自首,警察都以为他在说笑,直到他扔出了那双眼睛。

  挖眼之前,两个人发生了争吵。曹洪平要求杨希为她洗衣服。 “我又没和你结婚,我没有义务”。能言善辩的的杨希硬邦邦地回应。

  最终触怒曹洪平的是杨希说不结婚了。

  曹洪平被判了死刑,听到审判结果的时候他很平静,没有上诉。

  事发多年后,曹的嫂子回忆起她曾经去监狱探视曹洪平,问他为什么这样做。他说杨希不跟我了,还不退我彩礼钱,气急才下了手。

  杨希不愿意再提起他。她说自己心大,从来不装恨。再说,他都已经死了。

  往下活是杨希更重要的事,她需要学会适应和接受长长的黑暗。

  但杨希至今无法完全适应。她不拄拐杖,不喜欢听有声小说,她害怕独自出门,没办法克服对无法把握的世界的恐惧。

  眼睛没了之后的一个星期,她一句话没有说。40天后,她才试着从床上下来,摸索着到门口坐一会儿,吹吹风。

  最初的时候她出门经常走一步、撞一下,赌气一样继续走,撞得血淋淋的。她急得抓自己的头发,长长的刘海被她一根根拔光了。

  她的眼睛和我的一样

  随着眼睛离去的还有她的骄傲。

  她不再在乎婚姻,一个没有文化的盲女,已经无法去要求什么。

  眼睛出事不久,郑军(化名)就出现在她家里,说要带她去西安看眼睛,让她“重见光明”。

  杨希的妈妈不相信他,觉得他是骗子,但是杨希不在乎。

  “我多么想看见,谁能让我看见,谁就是我的救命恩人。”她跟着这个男人走了。郑军没带她去医院,而是回了他的家。不久后杨希生下了女儿秀秀。

  事实上,杨希早就发现这个男人靠不住。他每天不干活,即便白天也呼呼大睡,家里的活都指望杨希做。

  终于在一次杨希带着女儿回娘家的时候,杨希的母亲爆发了。郑军在杨希家也天天睡觉。杨希的母亲喊他去挖洋芋,他东倒西歪地背着一筐洋芋,半路上,人往地上一歪,洋芋撒了半个山坡。

  留下孩子,郑军走了。从此秀秀和杨希再也没有见过他。唯一让杨希安慰的,是有了秀秀这个女儿。

  这个女儿也成为她日后在监狱里的最大安慰。她6岁的时候,杨希进了监狱。秀秀进了儿童村。每年儿童村会带秀秀去见杨希两次。

  有一次,秀秀在探监的时候,把100块钱捏成小团,攥在手心里。见了杨希,跟她握手,钱就势塞进她手里。

  这是杨希在监狱10年里最幸福的时刻。

  杨希谈起秀秀,总爱提起她的头发和眼睛。头发又厚又长,像她。眼睛听人说和她一模一样。

  在杨希家的土墙上挂着一张她少女时期的照片。那时她梳着齐刘海、长辫子,眼睛特别黑。

  这是她唯一一张有眼睛的照片。对这张唯一的照片,她总觉得遗憾,不停地向别人解释,那天头发太乱了,没照好。

  到更深的山里去

  现在的杨希对自家的贫穷有一种羞耻感。那是山坳里的两间土房子,几十年都没有翻修了。离家16年,她已经住不惯这样的房子了。

  但在2001年的时候,她只想在这个房子里有个栖身之处。

  一个盲人带着一个婴儿,多了两张吃饭的嘴,哥嫂的脸色并不好看。

  贫穷有时候会压榨掉生活的最后一丝温情。即便母亲也不能完全维护住她。这个老人一生也见识到了生活的太多残酷。几年后的一天,儿子酒后骑摩托车掉下山崖,死了。3天后,儿媳妇嫁给村里同组的男人,孙子留给两个老人。

  当杨希越来越没有底气在这个家里活着的时候,她的第二任丈夫赵自强(化名)出现了。她答应了这个从更深的山里来的男人的求婚。

  在杨希看来,这一次出嫁,无疑是以最简便的方式脱离自己的家,也能让全家人都卸下重担。

  2001年11月,赵自强家摆了几桌潦草的酒席,招待了杨希的娘家人。房子安在大山山顶,宴席结束后,赵自强和几个人轮流背她上了山,直至事发5年多的时间里,杨希没有再下过山。

  不要和别人说话

  孤零零的3间房子在山顶上,房子一侧的四五米外就是悬崖,离最近的邻居也有将近100米。住在山顶的所有人家总共只有5户。

  没有人确切地知道杨希到底与赵自强怎么相处。邻居都知道这对夫妻感情不好,但不知究竟不好到什么地步,也就尽量不去给杨希惹麻烦。

  最令杨希恐惧的是,她不知道赵自强什么时候,会因为什么发怒。这种不确定性让一个盲人处在黑暗的更深一层。

  最开始是骂,有了孩子之后就变成了无休无止的动手。杨希慢慢地听明白了,对赵自强来说,娶她,只是为了传宗接代。

  两个儿子生了之后,他对杨希越来越不耐烦,有时候3天打一顿,有时候一个月打一顿。

  早在杨希怀着大儿子5个月的时候,赵自强就打过她,一把把她推倒在石墩上,杨希当时感觉肚子一紧,坠坠的。她害怕起来,觉得自己可能要流产。赵自强也紧张起来,但紧张的方式却是拿了一把刀,放在杨希的腿上说,小心些,你要是流产了,我把你脑袋割下来。

  杨希慢慢习惯了。她麻木了,有时候孩子睡着了,赵自强打她,她也不哭,没有眼泪了。她暗自庆幸挨一顿打就过去了,不用惊动孩子,不然孩子也要受连累。

  她想过报警,但她下不了山。再想想,他被抓起来、放出来之后,倒霉的还是自己。只能忍着。

  后来赵自强开始打她的女儿,甚至连来看望外孙的丈母娘也打,杨希只好把女儿交给母亲,求他们不要再来了。

  她一个人在这里熬。

  那时候,杨希虽然眼睛看不见,但还是需要打猪草,做家务。不止一次,赵自强威胁她,要是她敢跟别人说自己挨打,他就打死她,然后杀了她全家。到后来,赵自强每次出门都会把杨希锁在屋子里,只有他在家的时候,杨希才能到院子里走走。

  杀夫

  杨希不信梦,但她仍觉得,冥冥之中有一些事情是注定的。杀死丈夫前,她反复梦到有鬼魂在追赶自己。她害怕,一直在跑,鬼魂就一直追,无论她怎么哭怎么叫,怎么逃都逃不掉,特别绝望。在她看来,这个梦境无异于一个隐喻。

  杨希觉得对不起两个儿子。

  她对儿子最后的印象,是她杀了人之后,警察带走她之前,她低下身跟儿子说话。两个儿子一个3岁9个月,一个2岁6个月。

  “去姑姑那儿,听姑姑的话。”她说。两个儿子抱着她。

  后来的10年,她再也没有见过他们。最开始,是白天晚上地想,心里刀割一样。再后来,就慢慢不想了,因为知道想也没用。一个儿子跟了姑姑,一个儿子被别人领养了。

  让杨希更愧疚的是,两个儿子目睹了她杀人的过程,“一定会留下心理阴影”。

  那天是2006年农历的八月初八,山里刚下了七八天雨,连续的降雨让柴火受了潮,杨希点不着火。晚上,赵自强打牌归来,看到饭没有做好,打了杨希几个耳光。

  这只是开始。

  那段时间,她患上了脚气病。有人告诉她可以找点旱烟叶泡水洗脚。赵自强不抽旱烟,杨希就向邻居要了点烟叶。邻居跟赵自强是牌友,打完牌后,邻居就把烟叶递给了赵自强,让他带给杨希。赵自强礼貌地跟邻居说了谢谢,回头找杨希算账。他跟杨希说,跟别人要东西丢他的人。

  杨希的辩护律师周霞说,事发后,邻居告诉警察,赵自强怀疑杨希与邻居有私情——经过挨家挨户的询问,警察排除了这个可能。

  当时,杨希正处于生理期,赵自强故意舀了一瓢冷水,强迫她喝下去。杨希没有反抗,想到只要喝一点凉水就能躲过一顿毒打,还有点庆幸。

  当时,她与赵自强已经分床睡了,两张床在同一间屋子里,小儿子跟她一张床,大儿子跟爸爸睡。杨希以为事情过去了,直到她听到了磨斧头的声音。

  赵自强给她两个选择,一把斧头,一根绳子。选一种自杀。不然死的就是她全家。

  斧头放在了杨希的枕边,然后赵自强就去睡了。黑暗中,杨希回想着自己结婚5年多的屈辱,一开始挨打,她还会哭,赵自强对她说,你现在哭,以后让你哭都哭不出来。到后来,这些话一一应验,杨希越想越害怕。她想,那不如同归于尽。她翻身坐起,拿起了斧头。

  “我不知道时间,也不知道天上有没有月亮。我就静静地坐在那里等着。我头低着,等他翻身。我能感到他斧头磨得很快。后来他翻了一个身。我先把大儿子抱到自己的床上。我拿着斧头,朝着他呼吸的地方,用尽了力气砍。一开始,赵自强还在狂喊、挣扎,我怕他死不了,再爬起来伤害我们,就一直砍到他不动为止。”

  她一共砍了16刀。

  其实那个时候天已经微微发亮了,两个孩子都醒了。他们目睹了整个过程,但都没有哭。

  率先打破沉默的是大儿子松松:“妈妈,爸爸死了吗?”

  “是的,爸爸死了。”

  “那我今晚是不是能跟你睡了?”

  “是的,你晚上可以和妈妈睡了。”

  “那爸爸会打我吗?”孩子追问。

  “我告诉他,不会了,爸爸再也不会打你了。”杨希忽然觉得一切都解脱了。

  天彻底亮了,孩子告诉杨希,爸爸的血流了一地。杨希摸索着走出门去,到邻居家敲门,请邻居报案。

  她终于可以下山了。本来她想把事情交代完就自杀,但警察没给她这个机会。她没有再反抗,就像她曾经无数次顺从命运的摆布一样。

   10年的平静

  时隔7年,律师周霞再一次见到了杨希。不同的是,上一次是原告,这一次是被告。在向律师叙述杀人过程的时候,杨希一滴眼泪都没有掉,全程平静得令人害怕。

  眼前所见让她难以置信。7年前,就算是刚被挖眼不久,杨希仍然是一个白净漂亮的少女,但7年之后,落在她眼里的是一个看上去足有三四十岁的憔悴的农村妇女。

  周霞仔细研读了卷宗,她觉得,早在杨希被挖掉眼睛的时候,心里那股报复的恨意就从未消散。赵自强一次次的凌辱,终于将她内心的恨全部逼了出来。

  开庭那天,杨母带着秀秀参加了庭审。审判长出于同情给秀秀带了一大包衣服。庭审结束,杨希就要被带走的时候,听见了秀秀的声音,泪水一下子就顺着干瘪的眼皮流了出来。

  杨希被判了12年。在监狱里,她度过了这辈子最平稳的10年。管教队长和大部分女犯都对她的遭遇表示同情,由于眼盲,她不能下车间劳动,就在监狱的按摩室里学按摩。

  监狱是个小江湖,她也被欺负过。她不怕,眼睛看不见也敢对着干,因为“被欺负够了”。她似乎回到了年轻时什么都不害怕的状态。

  在监狱里,她极少回忆往事,从未梦到过曹洪平,倒是梦到赵自强一次,但不管是自己受折磨还是最终杀人的情景,好像都被她自动屏蔽掉了。

  杨希说,她一直不知道出狱后该靠什么生活。有狱友给她出主意,让她不要争取减刑,毕竟在里面有吃有穿。但杨希不干,毕竟监狱之外,有她的父母和3个孩子。

  在监狱里,杨希梦到过儿子很多次,每个梦里她都看不清两个儿子的脸。她想看看他们。

  2014年春节前,杨希提前刑满释放。

  儿子和女儿

  由于眼盲,杨希无法自己去探望交给别人抚养的两个孩子。直到今年春天从温州回家,在每日人物的陪同下,她才见到了两个儿子。

  松松比她想象得还要内向,杨希问一句他答一句,最后,杨希主动提起当年杀死他爸爸的事情。她对松松说,当年妈妈真的是被逼无奈,请他理解。松松哭了。复杂的情感让这个孩子不知所措,最终他还是开口叫了一声妈妈。

  另外一个儿子平平已经被送给一户距离她家五六公里的人家抚养。

  杨希听到平平进门,就一把把他拉到怀里。“你认识我吗?我是你姨。”杨希紧紧攥着孩子的手,对他说。平平不吭声,不看她,嘴唇抿得紧紧的。

  她摸着平平玩水弄湿的衣服,试探孩子的内衣有没有湿透,那份焦急完全是一个母亲的样子。

  但杨希知道,这两个孩子已经彻底和她无关了。杨希很坦诚,“我没有能力给他们什么”。

  杨希更多的希望寄托在了女儿秀秀身上。生活在儿童村的秀秀虽然知道自己还有两个兄弟,但十年来,从未与他们联系过。

  杨希也搞不清秀秀对自己的真实态度。她给秀秀办好户口,去做DNA鉴定的时候,两个人手牵着手,看起来很贴心。

  但当杨希兴致勃勃地规划母女两人日后的生活时,秀秀并没有表现出太大的兴趣。她私下对每日人物说,她觉得跟母亲有代沟,不想在生活和工作上有更多交集。杨希也知道,10年的分别,“她对我感情不深”。

  儿童村的老师告诉每日人物,就连那一次让杨希念念不忘的给钱,也是儿童村的老师教给秀秀的。其实每次到了探监的时候,秀秀并不乐意去看母亲。逢年过节,秀秀也不愿意回外婆家,都是老师把她“赶”回去。对她而言,待了10年的儿童村才是她真正的家。

  如今,杨希对秀秀最多的叮嘱就是,不要早恋,要好好读书。她觉得有些话不该这么早说,但又担心说晚了。

  她坐在床边,拉着秀秀的手说,如果我读了书,我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如果我不是那么早订了婚,我还会有我的眼睛。

  她希望秀秀参与她的决定,小心翼翼地问:“我给你找个新爸爸,可以吗?”

  黑暗中的爱情

  杨希谈恋爱了。对方也是一个盲人,做矿工时眼睛被炸瞎了。她再也不想找正常人结婚。对她来说,身体上平等才能有真正的爱情。

  杨希像是回到了以前爱说爱笑的时候。出狱后她学会了上网,爱玩微信,经常会摇一摇,和陌生人聊天。

  她很喜欢和陌生人说话的感觉。专为盲人设计的可以读屏的手机帮助了她。对方不知道她是盲人,问起她的职业,她说是按摩师,还有网友调侃着叫她“医生姐姐”,她也欢喜地应着,跟他们瞎扯。倘若对方再进一步,说话露骨了,她就把他们删掉。

  36岁的杨希仍旧爱打扮。她学会了在淘宝上买衣服,喜欢桃红色和鲜黄色。出门选衣服也会思量半天,黑色大衣配什么好看,打底裤还是细脚裤?

  她让每日人物给她拍了好多照片,尽管当让她把头转过来,正面面对镜头的时候,她会有点茫然,找不准镜头的确切方向,也摆不出合适的pose,但还是拍了一张又一张。因为自从盲了之后,她一直都没有什么好照片,可以拿给别人看。

  杨希已经很少想起以前的事情了。在温州的按摩店里,她遇到了自己人生中的第4个男人。李鹏翔(化名)是她的同乡。两个人在按摩店里一起干活。

  杨希叫他师傅,跟着他学推拿,店很小,也没什么生意。李鹏翔喜欢静,常常一个人坐在那听小说,一听就是一天。杨希爱动,爱说话,老是喊他起身活动,牵着他在店里转悠。

  慢慢地,李鹏翔就喜欢上了杨希,向她表白。最开始,杨希没有答应。她不相信什么爱情。

  后来她生了一场病。李鹏翔照顾她,半夜托人出去买药,感动了杨希。

  说起两人的关系,杨希除了夸他疼自己,更多的是像所有的恋人一样,讲讲两个人之间发生的琐事,她脾气急,他脾气慢,两个人的小摩擦。

  杨希会向李鹏翔撒娇,打电话的时候,会娇嗔着提醒他注意身体。这是在她前3段关系中从来没有的。她觉得之前从来没有人爱她,她也不爱任何人。

  杨希是满意的。她提出来不再要孩子,李鹏翔答应了。

  当然,他也不是没有顾虑。没有属于自己的孩子是一个遗憾,杨希的3个孩子能不能接受自己呢?他把这些话压在心里。

  日子就这样过下去。把秀秀接到身边,有一个完整的家。

  如今,杨希觉得已经从人生的噩梦中走出来了。

  她改了自己的名字,改了秀秀的名字。她说自己不信命,但经历了这么多,她想在本命年的时候,彻底洗掉自己的坏运气。

  4月1日,杨希聊起了以前采茶的经历。她那时候是个灵巧的少女。她喜欢茶的清香。说了很久,杨希用已经不存在的眼睛看了看窗外。她说,你知道吗,茶树一年一年地长,又一年一年地被修剪,但它们依然活得很好。

  

                               作者 /     编辑 / 曹丽丽
 《蝙蝠侠:阿甘起源》10月发售 新...
 《石器时代》28日公映 叶山豪上演...
 哈尔滨:低于70公里 高5米机动车...
 美女diy纯手工超柔软公主风小坐垫...
 21国农业部长共享威龙有机美酒
 《厨子·戏子·痞子》:疯癫与怀旧...
交友
生活频道